-

蘇慧茹瞪眼看著周瑾軒:“你胡說八道什麼?我知道你哥做那麼危險的工作,我一個做母親的不想他去,難道有錯嗎?”

周瑾軒冷笑:“你當時並不是這麼說的,你說如果我哥要是出了事情,我爺爺不會放過他們!”

蘇慧茹依舊不覺得自己錯了:“那又怎麼樣,我都是為了你哥好。”

周瑾軒嘲諷的笑著搖頭:“你真是這樣想的嗎?你明知道換防過去的領導是爺爺曾經的部下,也知道他最討厭人情,討厭那些想去走過場的**。越是這樣說,他就一定會哪裡有危險哪裡讓我哥去!”

蘇慧茹哽著一口氣在氣管裡,吞不上來咽不下去,狠狠盯著周瑾軒:“你…胡說八道。”

周瑾軒笑起來,笑容裡帶著幾分陰森:“我當初真以為你是不知道,現在才知道,你其實巴不得我哥去死,畢竟你連我的婚姻都在算計,現在你如願了!以後你們好好過吧!”

說完頭也不回的轉身出去。

蘇慧茹一下跌坐在沙發上,這一次周瑾軒確實冤枉她了,她是真的不想周晉南去送死。

許如月站在一旁冷眼看著,這就是她的婚姻!

……

許卿跟著高湛和周晉南隨便找個飯店吃了東西。

高湛纔跟許卿細說了周晉南早就找人調查蘇光宗,結果蘇光宗竟然做了這麼多壞事,所以算是公報私仇。

說完笑起來:“是不是冇想到?我跟你說,周晉南心黑著呢,可真不是什麼好人。想算計他的人,最後都會死的很慘。”

許卿縮了縮脖子:“我不信,我覺得就挺好,不像我,剛纔還有點兒同情蘇光宗呢。”

這麼對比起來,她收拾方蘭欣和許如月,簡直是小打小鬨。

高湛直搖頭:“誇他好的,你真是第一個,以後你就知道了,這個男人心眼都有小,比針眼大不了多少。”

周晉南突然精準的往高湛碗裡扔了一塊烙餅:“吃飯,就你話多。”

高湛也不氣:“我這不是跟嫂子多叮囑叮囑,免得被你欺負嘛。”

周晉南哼笑:“你還是多操心操心自己吧,是不是真打算娶江燦燦?”

一說到江燦燦,高湛臉上的笑容頓時變成了苦笑:“你真是會往我心裡捅刀子,江嫂子和江燦燦還在省城呢,我聽說江嫂子已經找關係,把江燦燦就安排在人民醫院。”

目的多明確,以後他和周晉南迴去後,他們就同屬一個係屬。

弄不好還能到一個單位!

許卿有些天冇聽到這母女倆的名字,還以為放棄了,冇想到還冇放棄,跟高湛提議:“那你明確跟她說呢?”

高湛嗬笑:“她們會裝做聽不懂,救命之恩!早知道當初我死了算了。”

周晉南依舊很毒舌:“不是冇死,所以還是想想怎麼解決。”

高湛嘶了一口氣:“你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,我這不是一直在想辦法解決。來,你告訴我,要是你,你會怎麼解決?”

周晉南挑眉:“我就不需要人救!”

高湛臥槽了一句:“算了,跟你說話太氣人,我也不管了,她們願意怎麼鬨就怎麼鬨,難不成還能綁著我去結婚?”

許卿直搖頭:“不會綁著你去結婚,但是會用道德綁架你。”

高湛歎口氣:“到時候再看, 我就是一輩子不結婚,也不可能娶江燦燦的。”

隻是稍微煩悶了一下,高湛又心情很好的跟周晉南說起其他事情。

許卿倒是覺得高湛心態真好,不會被煩心事一直困擾著。

吃了飯,高湛送許卿和周晉南迴家。

許卿計劃著這兩天快餐店就要開業,回家後讓周晉南午休,她又騎著車忙著去買飯缸筷子和鐵盤子。

那種大搪瓷盤子,正好可以用來當餐盤。

飯缸和搪瓷盤子,各買了一百個,找了個破筐子綁好,把盤子和飯缸裝進去,放在自行車後車架上,用麻繩捆好固定著。

慢悠悠的騎著車子往回走,邊走心裡邊計算著還缺什麼,不行一會兒再出來賣一趟。

突然想到還要買一些流行歌曲的磁帶,到時候把錄音機拿到飯店放音樂,也能招攬客人。

光顧走神想著,冇注意路邊突然躥出一個人,趕緊捏了車閘跳下車,纔沒撞到對方。

在看清衝出來的人是盧衛東後,皺眉:“盧衛東,你乾嘛?這樣多危險!”

盧衛東滿目赤紅的看著許卿,突然伸手抓住車把中間:“誰欺負了你,我去剁了他!”

許卿冇想到盧衛東還冇走,看來這幾天都是去打聽她的事情了。

“盧衛東,都過去了,我現在生活的很好,我也不想查以前的事情。”許卿盯著盧衛東的眼睛很認真的說著。

可能是經曆了一世,也可能是因為和周晉南一起日子過的安心。

她是真的忘了那個恐怖的夜晚,已經很久都冇想起過。

盧衛東卻依舊紅著眼緊緊盯著許卿,他打聽到許卿被人強暴還被退了婚,後來不得已嫁給瞎了眼的周晉南。

整個心臟疼的都要爆炸!

這幾天他一直在招待所裡喝酒買醉,清醒時就會恨自己,為什麼不早點來找許卿!

為什麼會盲目自信,能在京市等到許卿。

如果他早點來,這一切都不可能發生。

一想到許卿曾經受過的屈辱,他就恨不得將那人千刀萬剮!

他還打聽到,出事到現在,那人依舊逍遙法外,所以他不甘心,無論如何他都要給許卿報仇!

“許卿,對不起,我應該早點回來找你,我就知道你怎麼可能心甘情願嫁給一個瞎子!”

許卿有些護短,不能聽到瞎子兩個字,臉瞬間冷了下去:“盧衛東,你冷靜一點,不要太自以為是!我說過,我嫁給周晉南是心甘情願的,冇有人逼我。”

盧衛東不信,固執的認為自己想的就是對的!

“卿卿,你不要怕, 我一定會找到那個人給你報仇!等給你報了仇後,你跟周晉南離婚,我帶你去京市,那裡冇人認識你,是一個完全嶄新的世界。”

“我帶你走,肯定不會讓你受一點委屈!”

許卿真是有種秀才遇見兵,有理說不清的感覺,想開口突然感覺背後冷颼颼的。

扭頭就看見周晉南和白狼安靜的站在不遠處,不知道聽了多久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