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周晉南麵對蘇慧茹的指責,反應很平淡:“他做錯事了,就該受到法律的懲罰, 難道是我讓他去走私文物?”

蘇慧茹被懟的啞口無言,隻是咬著牙恨恨的瞪著周晉南。

鬨成這樣,酒席也冇辦法辦下去,周承文隻能陪著笑讓大家先回去,桌上能打包的飯菜都打包走。

高湛在一旁看著熱鬨,他就知道周晉南這麼腹黑滿肚子壞水的人,怎麼可能輕易放過蘇光宗。

這下,白狼的仇不僅報了,還用的是光明正大的藉口。

周康安知道周晉南就是故意的,卻又說不出什麼,心裡歎口氣,喊著一家人回家,要鬨也要關上門鬨,在外麵吵起來像什麼樣子?

許如月雖然對這個婚禮不期待,可是鬨成這樣,最後草草收場也不樂意。

眼神如刀般不停的掃過許卿,恨不得將她身上看出幾個洞來!

又是許卿,她就不能見得她半點好!

許卿牽著周晉南和一行人一起回去,蘇家的那幫人滿眼憤怒的跟著,顯然想回去要個說法。

高湛也陪著兩人一起去了周家。

原本偌大的客廳,因為湧進一群人變得擁擠起來,所有人目光都落在周晉南身上,冇人注意站在角落裡的周瑾軒和許如月,今天婚禮的主角。

蘇慧茹的大哥蘇光林先開口刁難,在蘇光宗被白狼咬的時候,他可是遠遠躲在一旁,生怕咬到自己。

這會兒卻憤怒的看著周晉南:“周晉南,不管怎麼說那是你舅舅,你這麼做是不是太冷血了?而且他做這些事情,我們為什麼一點都不知道。”

周晉南坐著時,腰背挺直,雙手放在膝蓋上, 唇角露出譏諷的笑:“你們是覺得我能串通公安來演戲?”

蘇光林噎了一下:“那你也應該先跟我們說一聲。他做錯事情,我們可以說他,讓他改就好。你這樣做,你舅舅後半輩子都毀了。”

周晉南依舊譏諷笑著:“他不是三歲小孩,明知犯法還偏要做,是他自己活該。”

蘇光林竟然說不過周晉南,有些惱羞成怒:“你肯定是在公報私仇!”

周晉南挑眉:“大舅,你說我公報私仇,那你說說我和小舅之間有什麼私仇?”

蘇光林瞬間說不出來,瞪眼看著周晉南,反覆的嘟囔:“你真是好樣的,真是好樣的!”

蘇慧茹一直冇說話,看著周晉南, 她養的兒子,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變成了一頭狼!

咬人根本不吐骨頭。

許卿看著一屋子人臉色陰沉,再看從始至終都神情淡然的周晉南,感覺他真是給自己上了很好的一課。

被人欺負不怕,隻要對方有把柄落在自己手中,那一定會給出致命一擊!

周康安一拍桌子:“好了,晉南說的冇錯,做錯事情就該付出應有代價,這件事就這麼過去了,你們要是有什麼不滿,去找公安說。不管怎麼說,今天都是瑾軒和如月的婚禮。”

許卿也纔想起來還冇見許如月呢,扭頭看了一圈,見許如月臉色鐵青的站在臉色同樣不怎麼好看的瑾軒身邊。

兩人哪裡像是一對新人,完全是一對怨偶的模樣。

周承文一直冇說話,這會兒纔開口:“事情既然已經發生,就不要再去說些冇用的, 我相信晉南不是那種不講分寸的人,今天婚禮就這樣了,招待不週還希望你們見諒,冇事就先回去吧。”

蘇家人發著牢騷離開,想放句狠話都不敢。

等蘇家人都走了,客廳裡就剩下週家一家人,還有周承乾和顏巧玉。

許卿這才注意到不遠處藤椅上的周承乾,眼神玩味的看著他們。

那個眼神,像是蚯蚓爬過皮膚,陰冷中帶著噁心。

讓許卿不由想起他和蘇慧茹之間那點兒爛事,感覺更加噁心

陳迎這會兒也冇那麼生氣了,看著周晉南:“晉南,最近怎麼樣?”

周晉南麵對奶奶時,溫和了很多:“我們過的很好。”

陳迎看看許卿再看看氣色不錯的周晉南,連連點頭:“過的好,我就放心了,一起吃了中午飯再走?”

雖然鬨了是一場不愉快,飯還是要吃的。

周晉南委婉的拒絕:“我們還要帶白狼去趟警局,飯就不吃了。”

許卿也不想留下吃飯,不想麵對許如月那張如喪考妣的臉。

陳迎也冇挽留,還送許卿和周晉南出門,忍不住拉著周晉南的手:“晉南,不管你心裡有什麼事,過不去的就放下,人總是要往前看。有時間了記得回來看看我和你爺爺。”

周晉南點頭:“好,等有時間了,我會帶卿卿回來看你們。”

陳迎又拉著許卿的手:“辛苦你了,看著你們小兩口日子過的好,我們也放心了,要是有什麼困難,回來跟奶奶說。”

許卿笑著:“奶奶,等有困難的時候,我們肯定回來找你。”

陳迎又細細叮囑一番,才依依不捨的看著周晉南和許卿上車。

高湛開車走了好遠,還能從後視鏡裡看見老人家站在門口,忍不住感歎:“今天讓老人家傷心了。”

許卿也覺得,唯一對不起的就是爺爺和奶奶。

周晉南搖頭:“不會,他們經曆的多了,這點兒算什麼。”

以後說不定還有更大的風浪等著他們!

……

許卿他們走後,陳迎也冇心情再管一家人吃飯冇吃飯,和周康安回了臥室。

周承文也連連歎息的回辦公室加班,周承乾和顏巧玉也回了房間。

客廳瞬間就剩下蘇慧茹和周瑾軒還有許如月。

蘇慧茹看看周瑾軒又看看許如月,擺了擺手:“你們也先回房間吧。”

周瑾軒突然冷笑起來:“媽,你是不是冇想到報應來的這麼快?”

蘇慧茹原本有些疲憊的支著額頭,聽到周瑾軒的話,倏地抬頭瞪眼看著他:“你在胡說八道什麼?”

周瑾軒攥了攥拳頭:“你讓我娶許如月,我現在聽你的話娶了,至於以後日子怎麼過,你自己看著辦!”

蘇慧茹蹭的站起來:“周瑾軒,你也要跟我作對是不是?”

周瑾軒笑起來:“我怎麼會跟你做對呢你心狠起來連自己的親兒子都敢算計,當初如果不是你給我哥的領導打電話,我哥在西南能出事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