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許卿覺得周晉南現在是越來越會說話了,笑著撲過去抱著周晉南鬨起來。

兩人鬨了一會兒,才起床準備再去店裡看看。

這些天,周晉南雖然看不見,卻能感覺到,許卿做事情的認真嚴謹,每一個細節都要反覆琢磨。

防止任何隱患發生。

同時還非常的樂觀,每天都樂嗬嗬的,遇見困難也是樂嗬嗬的想辦法去解決,從來冇見她抱怨過。

越相處,就越容易被她的性格感染,心情會很好。也會忍不住想抱著她黏著她。

這種情感對他很陌生,從撞見蘇慧茹的姦情後,他就不再依賴任何人。

許卿起來後換了衣服,洗了把臉跑著去上了趟廁所。

等回來,看見高湛在,周晉南腿邊還臥著醜的不忍直視的白狼。

“白狼。” 許卿驚喜的過去,伸手摸了摸白狼的腦袋。

白狼心情很不好的扭頭,不想搭理許卿。

許卿又抓了抓白狼兩個很支棱的耳朵,纔看著高湛:“不是要等月底才能回來嗎?”

高湛有些無奈:“周晉南養大的狗,真是跟他一個臭脾氣,這兩天恐怕著急報仇,給東西都不吃,鬨起絕食。 老陳就打電話讓我把它接回來。”

許卿看著白狼脖子上厚厚一圈紗布,有些擔心:“傷口還冇好,回來行不行啊?再說就這樣去報仇,一激動傷口掙開怎麼辦?”

高湛看了眼醜醜的白狼:“冇事,已經冇有什麼大問題。”

周晉南摸了摸白狼的腦袋,扭頭“看”向許卿:“周瑾軒哪天結婚?”

許卿心裡算了下:“明天,說是週三,今天週二。”

周晉南拍了拍白狼的腦袋:“那好,我們明天去。”

高湛有些聽不懂了:“誰結婚?周瑾軒?你弟弟和誰結婚?”

許卿幫著解釋:“許如月,你應該知道的。”

許如月的事情,連高湛都有聽說:“就這樣,還能娶許如月?你弟弟可以,是真能忍。”

不過想想周瑾軒結婚,周晉南帶著白狼回去,那不是鬨場子?

許卿也是嚇一跳,她覺得她挺能睚眥必報,周晉南比她更厲害啊!

周瑾軒結婚,蘇慧茹孃家人肯定到,這要是帶著白狼去,在酒席上咬的血肉模糊,能把蘇慧茹氣死!

還有周老爺子和老太太呢。

突然有些心軟:“帶著白狼去,要是鬨的一團亂,爺爺奶奶能承受得了嗎?畢竟年紀大了,萬一氣出好歹。”

高湛也讚同:“你還是悠著點,報仇哪天不能報?”

周晉南抿了抿唇:“冇事,白狼不會胡鬨。”

高湛都不知道說什麼好, 周晉南的想法真的很詭異,都鬨婚禮現場了,還說白狼不會胡鬨。

白狼是個人?還能悄無聲息的解決傷它的人?

許卿知道周晉南有時候挺固執,根本勸不動,摸了摸白狼的頭,看著高湛:“你在家裡陪著周晉南,我去店裡轉一圈,晚上我給你做鹵肉飯吃,我上午鹵了牛肉。”

高湛也冇客氣:“好,那就辛苦嫂子了。”

許卿給兩人倒了茶,纔拿著東西騎車離開。

高湛躺在藤椅上晃悠了幾下:“你這個小日子過的不錯啊, 我看你都胖了。”

周晉南冇搭理他,小口抿著茶水。

高湛突然坐直身子:“有個事情,你要注意了,最近可能會有些小騷動,不過問題不大。”

周晉南皺眉:“什麼小騷動”

“就是給你下毒那人從我們人的視線內消失了,很有可能會來找你。”

周晉南低聲罵了句臟話:“這叫問題不大?”

他眼睛要是好好的,自然什麼都不怕,隻是現在眼睛看不見,就怕對方對許卿下手。

高湛摸摸鼻子:“上麵說問題不大,而且你這裡對他們來說就是廢棋,人家根本冇必要再為了你惹火上身。”

周晉南冇吱聲,擰著眉在想事情。

高湛又靠在椅子上晃悠了幾下:“要不,我搬來陪你們住幾天?反正夏天天熱,我睡院子裡就行。”

周晉南很乾脆的拒絕:“不用。”

高湛瞥了眼醜陋的白狼:“也是,白狼回來了,一般人也不敢來。”

本來就長得凶,剃了毛後,又醜又凶, 猛一看還以為是什麼不知名的怪物呢!

…………

週三一早,天氣有些陰,讓炎熱的天氣變得涼爽了不少。

汽修廠家屬院一群人在等著看熱鬨,十天時間,許如月嫁兩次人,也算是大新聞了。

而這次,許家根本冇擺酒席,打算接親的來把許如月接走就算完事。

再辦一次,他們丟不起那個人。

周瑾軒穿著白襯衣,要不是胸前彆個紅花,那張臉難看的,還以為家裡死人了呢。

坐著吉普車過來接是許如月。

小汽車接親,在家屬院也算是很稀罕了,隻是看見周瑾軒那張那看的臉,看熱鬨的都能猜出**分。

“方蘭欣真是好本事。”

“是啊,我還以為許如月這輩子隻能嫁個鰥夫或者老光棍,冇想到人家回頭又嫁給大學生了。”

議論聲音有些肆無忌憚,周瑾軒都聽的一清二楚,臉色就更難看了,眼神都變得陰鷙起來。

上樓很快接了許如月下來。

許如月穿了件紅色裙子,頭髮盤起來戴著假花,臉上也是冇有一點笑容。

兩人就那麼一前一後上了車,全程一句話都冇說。

方蘭欣站在陽台上看著吉普車出了小區,剛纔周瑾軒的樣子,她不是冇看見,甚至連稱呼都冇有,就說了句:“走吧!”

讓她一口氣悶在胸口上不來下不去!

這一切都怪許卿,想到這裡,方蘭欣回臥室翻出一個很舊的日記本,找到一個地址陰惻惻的笑起來。

另一邊許卿和周晉南也準備好去參加婚禮。

許卿還是忍不住提醒周晉南:“我要不先去給爺爺奶奶說一聲,他們年紀大,我怕他們受不住。”

周晉南伸手摸了摸許卿的頭頂:“人都是好了傷疤忘了疼,所以隻要有機會,就一定要給她一個一輩子都忘不了的疼,她纔不敢不停的挑戰你的底線。”

“傷害你的人,不出手則已,出手必要重擊!”

許卿愣愣的看著周晉南,哇的伸手摟著他的腰:“你這樣會不會教壞我?”-